Site Loader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一直到中午时分,翊坤宫的大门才打开。

祝烽去上朝了。

虽然这个时候,已经午时三刻。

不知道朝房里的官员等成了什么样子,又或者,还会不会等他。

祝烽登基那么久,还第一次这样。

而南烟,带着一身的酸痛坐在翊坤宫内,她才真的感觉到,什么叫生不如死。

冉小玉带着念秋他们进来收拾房间,看着那春色融融,床单被子都已经糊成一团的大床,一个个都紧绷着脸,要笑不笑的。

她好想死。

这时,念秋走过来,轻声说道:“娘娘,奴婢来给您梳头吧。”

“不,不用了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刘海散发披肩清纯美女夏末凉爽写真

念秋的手一晃,手指上夹着一样东西,正是她昨晚拨弄烛心的发簪。

“这是奴婢刚刚在床上找到了,要给娘娘妆上吗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。

这个时候,彤云姑姑走了进来,看到他们这样,忍着笑,走过来道:“好了,你这丫头,去那边准备热水去。娘娘现在不能梳头,还要沐浴呢。”

念秋这才笑嘻嘻的将发簪放到梳妆台上,转身跑了。

彤云姑姑手里端着一碗汤药,送到南烟的面前。

“娘娘,先喝了这个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就不那么痛了。”

南烟的脸又是一红。

但总算也知道,彤云姑姑没有要笑话她的意思,红着脸接过来,小心的喝了下去。

暖暖的汤汁喝下去,好像的确没那么痛了。

哼,祝烽就不知道这么体贴。

这个饿狼一样的男人!

不过——

她还是记得他的温柔,虽然那种温柔,也透着霸道,甚至还有他身体里天性种下的侵略性。

可是,他吻着自己的时候……

他抱着自己的时候……

两个人缠绵着,只有彼此的时候……

她是真的感觉得到,他的温柔。

伸手轻轻的抚一下唇瓣,想到他临走之前,甚至还意犹未尽的在她的唇上一番肆虐,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这时,身后传来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哀叹——

“哎唷!”

南烟一下子清醒过来似得,回头一看,是冉小玉抱着双臂,站在床边看着她。

幽幽道:“幸好奴婢昨晚没真的傻到冲进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不然,打断人家亲热,不是要天打雷劈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死了算谁的?”

南烟羞得满脸通红:“别说了!”

彤云姑姑收走了喝完的空药碗,又憋着笑,走过去打了冉小玉一下:“行了,别再说了。”

“哼!”

“我已经让浴池那边准备好了,你服侍娘娘过去清洗一下吧。”

“哎。”

冉小玉故意走过来:“娘娘,请吧。”

南烟被她臊得无处可躲,索性咬着牙,伸手用力的拧着她的胳膊:“你不要再说了!”

冉小玉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闹了一阵之后,便送她去洗浴。

虽然南烟精神很好,但毕竟是除夜,加上祝烽那么“不体贴”,身上真的挺疼的。

幸好,彤云姑姑精通药理,在浴汤中加了一些草药。

泡了一会儿之后,身体里的痛楚渐渐褪去。

只是,雪白的肌肤上,祝烽留下的那些痕迹,恐怕这一两天都还不会消除,幸好天气不算热,她只要穿得严实一点就好了。

冉小玉跟她嬉笑了一阵,然后也安静了下来,手里拿着水瓢,舀了热水,轻轻的帮她搓洗后背。

然后说道:“昨夜,好几拨人到翊坤宫门口来看过呢。”

“哦?”

南烟正梳理着自己浸在水中的头发。

倒是并没有太意外。

她平静的说道:“他们倒是,殷勤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比我动作还快。”

冉小玉立刻听出了什么来:“娘娘——要做什么吗?”

“当然,”南烟伸手在水中轻轻的拨弄着柔软的发丝,道:“他们这么关心我,我又怎么能辜负他们的关心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也该感激一番才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让念秋去御膳房传话,让他们准备一点酒菜。今晚,我要宴请几个人。”

冉小玉立刻道:“庄嫔,还有安嫔?”

南烟微笑着:“别把夏昭仪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原本是想漏掉她的,可惜她,总是在我面前晃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让我想忘掉她,都难。”

回想起昨晚,那针锋相对的一幕,冉小玉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寒光。

但她说道:“娘娘为什么不直接让皇上——”

“不,”南烟抬起水淋淋的手臂,平静的说道:“皇上的精力,是用来做大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绝对不能因为后宫这点撕脸扯头发的事打扰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一点小事,我自己解决了就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否则,也辜负贵妃这个名号了。”

冉小玉道:“奴婢明白了,奴婢呆会儿就去。”

另一边,祝烽带着叶诤,从朝堂上下来了。

登基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让朝臣们等他。

走到朝堂上,看到下面那些官员,尤其是一些老臣,脸都能拧出水来的样子,他就老脸一红。

礼部尚书甚至在他面前诵起了《帝范》。

祝烽,难得的无言以对。

果然,色令智昏。

自己最忌讳这个错误,竟然一犯再犯。

这,不是明君之道。

不能再这样了。

幸好,今天还没什么大事,几件事处理完了,他带着叶诤回到武英殿,一抬头,才发现叶诤的眼睛,青了一只。

“你,怎么回事?”

“呃——”

叶诤立刻伸手捂着自己的脸,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为“开黄腔”被揍了,只一本正经的道:“臣,为国尽忠。”

祝烽看了他一眼。

叶诤嘿嘿的笑了两声。

祝烽也不理他,继续低下头去批阅手中的奏折,顺口问道:“你昨晚,怎么会跑到翊坤宫去的?”

这时,叶诤的脸色正了起来。

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信,说道:“微臣是收到了一个消息,要奉给皇上。”

“哦?什么消息?”

“之前皇上让我们布在倓国的眼线去查的事,有回信了。”

“哦?!”

祝烽立刻放下手中的笔,接过了那封信。

展开一看。

顿时,英挺的剑眉皱了起来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