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顾大江的遭遇,有很大一部分人还是很同情他,并且站在他这边,他也有底气不赡养两老。

但,顾小溪呢?

顾小溪是赵氏的亲生儿子,据说他只是在家里多干些活而已,怎么也能丢下亲生父母和兄长不管不顾,在这跟着顾大江过好日子,吃香喝辣呢?简直没良心。

这些人还不知道顾小溪就是永福居士,写的话本子风靡京城,赚的破满盆满的,否则怕是抨击的更厉害。

顾小溪气愤难当,恨不得写一万字来回骂他们。

可他如今不是一个人,他还有妻子儿子。

因为这事,他妻子已经好几日没出门了,一出门就被那多事的妇人询问她何时去将公婆接到京城来。

顾小溪自己可以不在意,但是不能让妻儿在这样的环境下呆下去。

索性,他手头的事情忙完了,正要准备新的话本子,便干脆带着妻儿出门游玩,趁机收集素材,将下一个话本子写出来。

常丫丫自然高兴,和相公出去游山玩水,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。

只是在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,两人陷入了沉思。

谁知道一旁的啸啸却兴奋的喊,“去找迟迟,我要找迟迟弟弟玩。”

牛仔背带妹子眼神迷离清新动人

夫妻两个眼睛一亮,对啊,可以去西南,他们一路慢吞吞过去,也不一定非要去找云冬,若是走累了,就停下来呆个十天半个月的。甚至是改变主意了,还可以回来,或者回宣和府。

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,顾小溪物色合适的护卫,出门在外,安还是很重要的。

然而,郑小舅子听说后,立马也要跟着去。

他和顾小溪合作弄图画本子,也算是做得风生水起的。这让一向看他就跟看一滩烂泥的易子岚刮目相看,也因此,郑小舅子终于在前几个月娶了媳妇回家。

只是他老娘不是个好相与的,媳妇嫁进门后,他老娘就给立了好几回规矩。每次郑小舅子回家都要心疼半天,和他老娘说了后,老娘当着他的面答应的好好的,结果他一走,他媳妇要被各种理由给折腾的不轻。

所以,郑小舅子得知顾小溪一家要出去玩,二话不说就收拾好了行李,带着媳妇跟上来了。

他也没跟父母说,一说他们肯定不同意。

郑小舅子本就是个混不吝,对于带着妻子不告而别一点愧疚都没有,等他跟顾小溪一家走出京城后,才差人送了一封信给易子岚。

易子岚都给气笑了,他这小舅子可真够不要脸的,送信还送到他手里,指望他去郑家灭火不成?

因为顾小溪的离开,那些传的沸沸扬扬的留言,慢慢的沉寂了下来。

顾大江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,过了一两个月,皇帝再度委派要事,他从此一步一步往上升,锐不可挡。

这些事,顾云冬自然不知道,她那日收到他爹的信后,她就将此事暂时放在了一边,开始准备宴会的事情。

到了宴请当天,县衙侧门的门口,挨挨挤挤的停了许多的马车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