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这时,一旁的傅知秋突然一拍身边的桌子,厉声道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明枪易躲暗箭难防?哪里来的暗箭!”

南烟转头看向他,笑着说道“你凶什么?”

原本气氛是非常严肃的,就算这个时候傅知秋突然愤怒的呵斥她,照理来说,大家都以为这位贵妃娘娘会说什么话来驳斥,可她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对方的态度,好像然不在意对方说的是什么。

而刚刚傅知秋的突然发难,的确是让周偶为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这一下,听到南烟的话,大家更是纷纷侧目向他。

傅知秋似乎也感到一点尴尬,他正要说什么,而南烟却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“骆老爷子到了这个份上,就算不是万人敬仰,但好歹还有你们那么多兄弟靠着他呢。俗话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难道就不该防一防这里里外外的明枪暗箭吗?”

她这一番话,既没有指责谁,也没有挑拨什么,好像是纯粹的在为骆星文考虑。

可这间屋子里的人,又有谁听不出画外音呢?

南烟说完,仍旧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抬头看向坐在上面的骆星文,只见这位老人家眯着眼睛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说道“那你倒是说说,若老夫杀了你,除了皇帝之外,有谁会替你报仇?”

南烟笑道“这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骆星文道“你说出来的话,你不知道?”

南烟道“知道了也不能说啊。”

大眼大辫子可爱少女私房照

“为何?”

“若老爷子真的有了杀我之心,那我就算是死,也希望有人替我报仇不是?”

“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把这个人说出来呃?”

“……”

“该烦恼的,是老爷子你才是。”

她这番话引得周围的人都有些怒目相向的意思,可骆星文仍旧一脸的微笑,甚至还饶有兴致的重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说道“你这个女娃,的确是有点意思,连说话的腔调都跟我那义妹一模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当年,她也是这么去跟那老鬼掰扯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也难怪,那老鬼的儿子带着你东奔西走的,别的人,还真是够不上。”

南烟想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,他口中的“老鬼”说的应该就是高皇帝,而当年的秦惜兮作为骆星文麾下的人,也是他的义妹,为了拉拢两边的人马共同抵抗倓国大军,曾经为两边的势力联合而穿针引线。

他第二次提起秦惜兮,让南烟心头那一点阴霾更大了一些。

但,她这一次没接这个话。

骆星文也没打算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,而是笑着看着南烟“那么你倒是说说,皇帝让你这个当朝贵妃跑到咱们星罗湖来,干什么?”

南烟道“自然是来探听这里面的消息。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”

“有道理。可是,他没有想过,你可能会陷落在此,永不超生吗?”

“本宫敢来,自然也就有敢来的底气。”

“也对,老夫忘了,你刚刚说了你不怕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你应该知道,有的时候,死可不是解决一切的办法。像是留在这天罡连环坞里,一辈子都出不去,到那个时候,也许你就会明白,死,可能还是一件好事。”

南烟说道“这一点,怕是也不用老人家操心了。”

“哦?为何?”

“因为过两天,自然有人会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“有人带你离开这里?”

骆星文笑眯眯的说道“你刚刚也看到了,你的人都已经被老夫的人抓回来了,连他都走不了,还有谁能带你离开?”

南烟也笑着说道“老爷子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说的离开,不是偷偷摸摸的,而是光明正大的走。”

“哦?谁能做到?”

南烟道“我如今住在谁的地方,谁自然就会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她故意加重了“谁的地方”这几个字,骆星文听了这话,虽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,但他身边的那些人,显然都皱起了眉头。

而偏偏就在这时,南烟身后的大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回头一看,是在上面服侍她的那几个少女,她们结伴下来,走到门口对着骆星文和其他几个长老说道“老爷子,几位长老。”

骆星文不动声色的抬起头来“什么事?”

那少女说道“主人让我们下来问一问,老爷子跟贵妃娘娘要说的话说完了没有。若说完了,我们就送贵妃娘娘上去了。”

虽然是客客气气的,但明显就是要带人走的意思。

这话一出,别人还好,那有些暴脾气的长老李忱立刻拍着桌子说道“我们在这里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上面的下来指手画脚!”

那几个少女显然是被他吓了一跳,微微蹙眉,不敢多话。

但,也没有立刻离开。

倒是南烟微笑着说道“老爷子找我下来,应该就是问这些吧,总之,该说我也已经说完了,既然做主的人让我上去,那我就先上去了。各位,告辞。”

说完,甚至还拱手对着这里的人行了个礼,然后转身便走。

那几个少女也对着屋子里的众人行礼,急忙跟在她的身后走出去,那样子,就像是在宫里的贵妃领着她的奴婢出游一样。

剩下屋子里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李忱大怒道“这里到底是谁在做主!”

傅知秋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上面的骆星文,没有说话。

倒是骆星文一直盯着南烟远去的背影,并没有被激怒的意思,反倒满是周围的脸上浮起了一点近似于慈祥的笑意,这种笑容浮现在他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,如今盘踞在星罗湖上,连皇帝都拿他没办法的人的脸上,让人有一些不寒而栗。

四大长老中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石天禄这个时候开口“大哥,你在想什么?”

骆星文一直看着南烟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当中。

然后像是长叹了一声,说道“你们看,她像不像当年惜兮那个丫头?”

方震沉着脸说道“一个早就背弃我们,只顾着自己荣华富贵的死丫头,大哥还提她做什么?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