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天河遭到无视,怒道:“们这对狗男女在叽叽咕咕说些什么!当本少是空气吗?”

“说这人渣是空气,还得污染空气呢。”林辰冷瞥一眼。

“狗东西!别以为有些小本事,便敢在本少面前猖狂放肆!”天河沉怒道:“若非是看在秦瑶师妹的面子,觉得现在还能活着在本少面前口出狂言?”

“正巧,我也是因为看在瑶儿的面子,不然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林辰淡然道。

“狂是吧?就让狂,待会可别哭得太难看!”天河恼怒万分,目光转向秦瑶:“师妹,确定是要跟这狂妄外贼忤逆师兄是吧?”

“呵呵。”秦瑶笑而不语。

“很好,本少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们,本来还想着让们再活一时,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!”天河恨恨切齿:“小子!想要英雄救美是吧?就成全们到下面作对死鸳鸯!”

轰!

天河威能怒放,周遭乱流,呈洪涛冲荡开。

“本少虽然伤了些元气,但也不是们这两个半仙蝼蚁所能冒犯的,觉悟吧!”天河怒起一掌,迸碎怒流,滚滚劲波,狂暴激涌而来。

林辰纹丝不动,面不改色,镇定自如,视若无睹。

秦瑶已经见识过林辰的恐怖实力,自是平静自如。

珮珮FANNA居家服写真图片

眼见,势波洪流,汹涌而至。

林辰面色骤冷,锐势震放:“破!~”

轰!

势流破碎,强行断阻。

林辰稳若泰斗,立身如塔,毫发无损,更是余力十足。

“这!?”天河惊愕万分,抓狂道:“不可能!凭这渣渣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本少的仙能势流!难道有秘宝护身?没有受到阵禁限制?”

“法宝没有,是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了,也可以说是自负!”林辰讥笑道。

“混账东西!别以为有秘宝护身本少就拿没辙,本少横行多年,一直都明白一点,实力才是王道!”天河震怒,浑身贯彻强大仙能,愤怒冲驰而来。

“瑶儿,好好看我怎么教训这个人渣!”林辰闪身疾出,直面相迎。

“螳臂挡车,自不量力!”天河怒势浩擎。

沧海浮沉!

翻手一掌,势若浩海,威能汹涌,翻江倒海,滚滚周方乱流,竟是层层翻卷起来,一浪叠着一浪,宛若万千猛兽齐张大口,欲要吞没一切。

“花里胡哨!”林辰冷眼藐视。

破!

锐拳势发,宛若闪电利剑,锐利无极,无所不破。

咻!

笔直一剑,划成一线,直切破流,纵横疾驰。带着无匹锐势,重重骇浪势流,却如同纸皮般脆弱不堪,重重撕破。

猛地,破驰而出,凛凛锐势,直袭天河。

强!

天河心神如慑,神情恐骇,没想林辰攻势竟是如此强势霸道。

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,并没有感觉到林辰的修为已经达到仙武境,可就看似平淡无奇的攻势,却是攻击力十足。

尤其是拳劲中所贯彻的剑势,绝对是天河所接触过的剑修强者中最为霸道凌厉,也是最为诡异难以理解的一种势。

林辰是强得有些不可思议,可要是被一个半仙武者给欺负,那就无法接受了。

“雕虫小技,也敢在本少面前嚣张!”天河以掌化印,浩擎如山,威如沉雷,镇压而来。

“这才算是雕虫小技吧!”林辰视而不屑,锐拳暴击。

嘭!

掌印破碎,延绵势劲,直冲而去。

天河形神如遭雷震,跟着逆流迫退。

过分了!

天河怒目切齿,林辰强势的让他恼怒。

“滚!”

天河稳身再度怒起一掌,爆发出强大仙能势道,愤怒反击。

殊不知,林辰所爆发锐势太强。

天河这一拳过去,如同打在恐怖无形的强大势场中,仙能势道似被扭曲化解,威力石沉大海,天河本人更是直接深陷其中,宛若卷入泥潭。

下一刻,林辰凭空惊现,玩味一笑:“说的没错,实力才是王道,只是我的实力比更强而已!”

“…”天河不及开口。

嘭!

眼前一黑,天河整张面门直挨林辰一拳。

这一拳,打得天河五官凹陷,震得脑袋发蒙。

“啊!”

天河惊叫一声,吐血倒飞。

连着纵纵黑雷,密布轰击而来,激打的天河漫身狼狈,遍体鳞伤,雪上加霜,比起与断龙交手那时还要惨淡。

林辰嗤之以鼻:“道兄,可以自以为是,但不能狗眼看人低,别以为是仙武强者就可以随便欺负人。”

“方才那是剑势?是剑宗弟子?难道是剑洪?”天河怒目切齿。

以他了解,现在的剑宗弟子,也只有剑洪才可能具备如此实力,只是感觉比他所了解的剑洪似乎还要更强。

“剑洪?别拿我跟他相提并论,毕竟他跟是一个德性,卑鄙的恶心。”林辰讥笑道,还得要找剑洪那个落井下石的小人算账呢。

“不是剑洪?那到底是谁?”天河双目爆红。

“重要吗?不重要吧。”林辰冷冷一笑。

嗖!

一席劲虹,林辰宛若瞬移,骤然而至。

“这一拳,是代瑶儿还的!”林辰一拳怒击。

天河大怒,挥掌击迎。

可惜,林辰出手更快,直接掠过天河的掌劲,一拳又落实在天河的面门。

嘭!

又遭一击,天河吐血震飞,面容模糊,丑陋不堪。

“这一拳,是小爷是赏的!”林辰誓不罢休,一拳又补了过来。

面对林辰无敌般的强势,天河根本无力招架,再度击飞。敢情再被林辰给揍下去,只怕整颗脑袋都得开花了。

天河愤怒万分,也终于明悟过来,咬牙切齿:“好小子!本少真是低估了的实力,如今看来,怕是断龙那魔贼是亲手阻止的吧?”

“不错,算来是帮报仇了,是不是得感激我?”林辰一笑。

“杀了他?”天河一脸惊悚。

断龙的实力,天河再清楚不过,若是连断龙都命丧在林辰手中,那自己岂不得被林辰给踩着蹂蹑?

天啊!

天河直呼晦气,好不容易从断龙毒手脱身,却又落入林辰之手。

要是早知道林辰强得那么妖孽,天河就不该贪婪寻死。

逃!

天河二话不说,转身急逃。

“惹了事,还想逃?哪有那么便宜的事!”林辰冷哼,几步之间,轻松反超天河,一大巴掌甩了过去:“给我滚回去!”

天河神情恐变,像是棒球似的,直接被林辰给一掌打飞了回去。

强!

强到自己完全被蹂蹑啊!

天河自知难以脱身,转身怒视向秦瑶:“就是这贱睥引来的祸水!”

猛地,天河满目狰狞的冲向秦瑶。

秦瑶见状,似乎对林辰的实力有着绝对信心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惶恐色,就这么神情淡漠的静立不动,目光厌恶。

“还敢羞辱本少,拿贱命!”天河如化凶魔,狂怒而来。

天河不蠢,竟然林辰唤秦瑶为瑶儿,两人自是关系密切,若是能够擒下秦瑶,天河才有存活的转机与筹码。

可不知,天河卑鄙恶举,再度激怒林辰。

“找死!”

林辰神情骤冷,瞬息横空而至,不及天河得手,一掌如鹰爪,直接锁住天河的喉口,像是小鸡般给提了起来,沉怒道:“是嫌我怒火不够是吧?还敢在我面前作孽?侵犯瑶儿?”

“…”天河目露恐色,已是难以挣扎,满脸绝望,只得厚脸无耻的求助秦瑶:“师…师妹,再怎么说以往我也是百般照护,请看在昔日同门之谊的份上,饶我一条贱命,师兄真的知道错了…”

“脸皮够厚的,方才还想着对瑶儿下毒手,现在还有脸求饶?”林辰一脸鄙视,将主动权交给秦瑶:“瑶儿,这人渣该看清楚了吧?但我还是让决定。”

“师妹…”天河可怜巴巴。

秦瑶冷眼一瞥,终于开口道:“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他!”

永远…

天河面色刷白,无疑是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。

“懂了!”林辰点头道:“不过这人渣实在太恶心,杀他我都嫌脏,就让他自生自灭吧!”

话毕!

林辰手段利落,直接震断天河的骨络筋脉,再废除仙元金丹,贬为废人。

“道兄,就满足的要求,留贱命,至于能不能活着,就自求多福吧。”林辰像是丢垃圾似的,甩手将天河丢走。

一个废人,在这第三重海暴区域,无疑是地狱。

“不!们这对狗男女,本少做鬼也不会放过们!”天河痛恨大骂。

吼!

一头海兽猛来,张开血盆大口,直接吞没天河。

落入海兽之口,必死无疑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