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李不凡不用抬头,就知道来人是谁,就是那个非常让人讨厌,但却是间接帮了他,让他有机会教训盛诗缘的盛雨烟!

使得李不凡头也没抬,道:“怎么又来了?是不是真以为我怕了?”

“难道不怕?”盛雨烟来到近前,便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李不凡的对面,双手环胸,一副姿态很高的样子,近乎用着俯视的目光,看着李不凡。

“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李不凡忽然咧嘴一笑:“反正不喜欢我。”

盛雨烟并没有听出来李不凡的弦外之音,还确定的点了点头:“喜欢,也配?”

“所以我就不怕了。”

这个时候,盛雨烟才明白过来,对方怕的是什么。

感情,这个臭流氓怕的是自己喜欢他!

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,我会喜欢?做梦去吧!”

李不凡也懒得跟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,继续废话下去,便点了一根烟,然后吐着浓重的烟圈道:“说吧,过来找我到底什么事?”

“我来看看是不是一个聪明人,有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嘴里的正确选择,就是让我和盛诗缘离婚吧?”

安静温婉南方姑娘

“虽然这人一无是处,但我也不得不承认,还是挺聪明的。”

李不凡嘴角一抽:“又说我一无是处,又说我聪明,特么不觉得这话非常矛盾么?”

“……骂人?”

“口头禅……”李不凡道:“如果绝得这是骂的话,那就说明,的脑子真的是……缺根弦!”

“……!”盛雨烟也不想跟李不凡继续废话了,因为这个臭流氓的嘴巴,是真的非常犀利,再跟他说下去,自己不仅讨不到好,反而还会被对方给气出个好歹来。

使得盛雨烟深吸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意之后,道:“李不凡,我这次来是给下最后通牒的,……必须跟盛诗缘离婚!”

“如果不呢?!”

“后果不是能承受得起的!”

“说来听听!”

“向公子,向天问,已经见惯缘缘的相片了,对缘缘非常满意。”盛雨烟忽然冷笑道:“最主要的是,那向公子不仅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风光,他还是十大古武世家里面,极负盛名的高手,家族古武底蕴深厚。”

说到这里,盛雨烟顿了顿,挑眉看着李不凡问道:“虽然也会古武,但一定没听说过十大古武世家吧,那我今天就好好给普及一下,也当给长长见识了。”

“十大古武世家……”盛雨烟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,无非是在告诉李不凡,能位列华夏十大古武世家,都是如何如何牛逼的超级家族。

对此,不用盛雨烟说,李不凡也是知道的。

但是,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盛雨烟所在的盛家,也一定是十大古武家族里面,极为牛逼的存在。而她还是盛家被宠坏了的大小姐,那知道的一定是非常多。

即便是浪费些时间,多听听,总归是没坏处的。

使得李不凡也没有打断盛雨烟,反而一副听的非常认真,就跟三好学生,在听老师讲课一样专心致志。

而见到李不凡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让盛雨烟是极为鄙视的同时,还故意买了个关子,问道:“怎么样,对十大古武家族有了解了吧,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了吧?”

李不凡点了点头,问道:“那们盛家排名第几?还有说的那个向公子的家族,又是排名第几?”

听到李不凡问到了关键的地方,盛雨烟脸上那得意劲儿就别提了,但却没有直说,而是再次卖了一个关子,反问道:“猜猜看?”

“爱说不说!”李不凡才不会被这个女人牵着走呢,甚至还咧嘴一笑:“如果说了,家族排名高的话,说不定会吓得我离开盛诗缘。”

“但让我猜,我就会觉得,家第十,向家第九。”虽然李不凡知道第十和第九的家族是哪几家,但现在也不过是故意气盛雨烟而已,所以才会说的这么低!

果然,听到李不凡这瞧不起人的口气,让盛雨烟脸上的得意笑容,顿时就变成了不悦,接着便傲然开口道:“说聪明,真是抬举了。”

“实话告诉吧,我们盛家,在十大古武家族当中,排名第四!”盛雨烟接着道:“而那向家,则是排名第三!”

李不凡虽然知道,他们两家的排名会高一些,但没想到,那个向家,竟然排在了前三名。

要知道,他曾经可是听钟良学说过的,十大古武世家排名前三的存在,可是在古武协会上有极高的话语权的。

如果真的和向家作对的话,那么对方一旦针对他的话,那就会挑唆起整个古武圈子,来为难他了。

不过,这又如何?

李不凡会怕么?
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!

别说第三、第四了,就算是排名第一,又跟他有什么关系?

不惹我,我不惹!

若犯我,天王老子也不好使!

虽然李不凡性格是这样,但李不凡却是在听过之后,故作震惊的道:“什么?们的排名,竟然是第三和第四?”

见到李不凡这副大惊小怪的样子,让盛雨烟极为满意,便冷笑间问道:“怎么样小子,怕了么?”

“怕了怕了,真是惹不起啊!”

“既然知道惹不起,那就乖乖的听话,去跟盛诗缘把这一纸离婚书签了,以后我们就不会为难了。”说话间,盛雨烟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面,拿出了两张折叠起来的纸,摊开之后,露出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。

内容不用看,只是这几个字,李不凡就知道,这次盛雨烟是有备而来的。而且,对方好像是吃准了,他一定会因为畏惧盛家和向家这两个家大势大的家族,会乖乖的签字。

但李不凡会么?

答案也是否定的!

可李不凡却是觉得,如果自己一味拒绝的话,这个惹人厌烦的娘们,一定会对自己纠缠不休的。

使得李不凡忽然咧嘴一笑,笑容有些猥琐,同时搓着双手道:“这个……离婚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“但是我有要求……”李不凡的笑容,愈发猥琐,同时目光中还泛着绿光,好像是要狠狠的敲一笔竹杠似得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