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天还没亮,锦衣卫和白龙城的护卫就已经纷纷起身,生活造反,快速的吃过早饭之后,便要准备出发了。

马元驹一直站在一棵树下,看着众人收拾行装,装备马匹。

看了一会儿之后,他走到了黎不伤面前,黎不伤也抬头看到了他,说道:“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。”

马元驹说道:“我们从白龙城过来,是为了跟大人的锦衣卫汇合,商议出一个沿途安护送的办法。但大人好像并没有做出什么决策。”

黎不伤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先跟你们五大家族的族长汇合之后再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有问题,也是他们那边出问题,我们在这里商议的决策,未必真的有效果。”

马元驹皱了一下眉头。

人常说,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这应该是领兵的人都知道的,而这个锦衣卫的指挥使,说起来也是个大官,而且,从昨天看他的行事,也是个妥帖之人,怎么对这件事的处理这么肤浅。

但,他也并不多说什么。

又看了看周围,然后说道:“大人这一次带来的人马有多少?”

黎不伤道:“五百。”

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

马元驹道:“这,不太多啊。”

黎不伤道:“够用就好。”

马元驹又看了他一眼,在心里轻叹了口气,不知是不是昨夜自己对他的判断有误,但现在,两边已经汇合,他不出力,也只能如此。

于是说道:“那好吧,我们准备出发吧。”

他转身回到自己的人马聚集的一边,对薛振说道:“咱们在这沿路都留些人马,随时注意着白虎城那边的动向。不管怎么样,让他们留下的人记着,遇事不要硬拼,传递消息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薛振听到这话,倒是先回头看了另一边的黎不伤他们一眼,说道:“他们,怎么说?”

马元驹叹息着摇了摇头。

薛振立刻明白过来,笑着说道:“还是马叔仔细。”

马元驹道:“自己人的事,不仔细不行。这次的是大事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“马叔放心,我这就跟他们打招呼。”

说完,薛振便下去吩咐了。

不一会儿,众人已经准备好,这个时候,天也快亮了,大家纷纷翻身上马,沿着马元驹他们来的路往西而行。

在离开的时候,黎不伤回头看到他们留下的人马。

田烨凑过来:“大人你看。”

黎不伤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无妨,走吧。”

于是,众人便策马前行。

马元驹和薛振自然是骑马并行,不过他们走着走着就发现,带领着自家人马跟他们一起出动的谢皎皎已经不在身边了,虽然平时,她也是经常走在前面,时常让人连影子都看不到,但这一次,他们倒是很快找到了她的身影。

这丫头正骑着马,跟那锦衣卫指挥使黎不伤并行。

而且,一边骑马,一边侧过脸去,似乎在说着什么,她说十句,黎不伤只答一句,而每当有回应的时候,谢皎皎一双明亮的杏核眼都笑得弯成了月牙。

薛振笑着说道:“马叔你看那丫头。”

马元驹也看到了。

薛振笑道:“城中的人都知道这丫头不好惹,惹了她,指不定什么时候家里就闯进一头狼来,搅得人畜不宁。没想到,她也有这么乖巧的时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样子,她是看上那个黎指挥使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倒是一门好姻缘,马叔,你说是不是?”

说着,转头看向马元驹,却见马元驹面色凝重,只微微蹙眉看着前方两个人的背影。

薛振道:“怎么了?”

马元驹摇摇头:“没事,快走吧。”

说完,便又夹紧了马肚子,带着大队人马加速向前,薛振挑挑眉,也跟了上去。

就这样在马背上日夜兼程的走了三天。

估算着行程,他们快要跟白龙城那五大家族的族长汇合了。

只是,也到了人疲马乏的时候,这天晚上,他们找着一处水源下马安顿,草草的吃过晚饭之后,大家便都陷入了梦乡。

可是,睡到大半夜,却有一点从心底深处腾起的不安,让马元驹从睡梦中醒了过来。

一睁开眼,就看到不远处的篝火。

也听到了风吹过耳边带来的长长的呼啸,直刺人心,大概就是因为这声音,让他睡不着的吧。

他起身,披上衣服走到篝火旁。

几个守夜的护卫都对着他道:“马叔。”

他虽然是宋家的护卫,但白龙城中守城的人马都归于一统,他因为年纪大,资历深,所以各家的家将护卫对他都是非常敬重的。

他对着众人点点头。

一抬头,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,纤细的人影,不是别人,正是谢皎皎。

她站在营地边上,正看着远方深黑色的夜幕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于是走过去。

“皎皎。”

谢皎皎立刻回头,看是他,说道:“马叔。”

她刚刚回头的一瞬间,马元驹看到她的脸上似乎有一点凝重的神情,秀致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,立刻问道:“怎么?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,在看什么?”

谢皎皎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睡不着。”

“有心事?”

“也不是。”

谢皎皎安静着,又听见一阵风呼啸而过,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。

马元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谢皎皎说道:“周围的狼群,很不安。”

“嗯?”

马元驹一听,脸色也变了。

要知道,谢皎皎是从狼群里活下来的人,虽然众人不明白为什么,但她对狼,有一种仿佛野兽之间才相通的灵识,每次她都会通过狼群的反应,来判断一些事情的吉凶,几乎从未出错。

马元驹立刻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谢皎皎道:“说不清楚,可我总感觉,有事发生。”

说完,她看向马元驹,说道:“马叔,我们离大队,是不是已经很近了?”

她说的大队,自然就是几家族长后行的队伍。

马元驹道:“不错。”

谢皎皎道:“我看,我们还是不要休息了,赶紧起来继续赶路吧。我总觉得要出事。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