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轰!轰!~

一阵阵轰鸣,海龙率领众兽,狂猛不休的攻击着圣宫阵界。

随着天威压力的施加以及圣灵之气的损耗,圣宫阵界的防御已是难堪负重。

啪!啪!~

阵界龟裂,裂纹越散越多,更是不断扩大,阵界防线岌岌可危。

“要被破阵了吗?”

“该死的!早知这群妖畜是些祸害,就该早先灭除!”

“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,还是祈祷着献祭大礼能够如期完成,方能扭转局势!”

“以眼下的形势,献祭大礼还能如期完成吗?”

……

圣宫众妖,神情惶恐,冷汗淋淋。

面对如此憋屈的窝守,他们心里是恨不得想要冲出去跟海龙众兽厮杀一场。但面对得可是仙级猛兽,就是半仙强者在仙兽面前也是蝼蚁般的炮灰。

蕾丝女神桃花树下清新淡雅写真

轰!~

又是一波冲击,圣宫阵界强烈激震,甚至有一丝丝的圣灵之气泄露而出。

“海龙前辈,就差些火候了,等第八重雷劫降临,定可攻破圣宫阵界!”林辰传音道,而第八重恐怖的雷劫已在疯狂汇聚。

“但愿如此!”海龙也感受到圣宫阵界的防线在不断削弱,就算不必雷劫天威相助,海龙也自信能够攻破圣宫阵界。

然而!

就在这时,原本破裂的圣宫阵界,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奇异的神秘力量,竟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迅速修复着阵界,同时还进一步强化了阵界。

轰!~

海龙众兽又是一波狂猛冲击,可这一次冲击在圣宫阵界中,不仅坚硬如钢,稳若堡垒,甚至还遭来一股强劲的反震之力。

“恩!”

海龙沉闷一声,兽体大震,气血腾腾。

嚎!嚎!~

几声惨嚎,几只海兽竟是直接被震杀。

可别说,就是藏在海龙体内的天武侯也遭到一阵阵强劲的冲击,林辰惊然道:“什么情况?这是何等威能?竟有如此威力?”

“应该是来自海蛇族的镇宫圣物,圣龙珠!”海龙回道。

“圣龙珠?”林辰愕然。

“我也不知,只听说海蛇族有世代传承的镇宫圣物,威力强大,但也是海蛇族的命脉。”海龙肃然道:“想不到海蛇族竟会不惜动用圣龙珠,看来是势必要完成献祭大礼了!有圣龙珠的神力护阵,只怕这圣宫阵界是真无法撼动了,我也是真尽力了。”

圣宫阵界久攻不破,时间拖得长了,海龙就算是再大的怒火,心里也有了几分忌惮。

“海蛇族的献祭大礼,本身就是行逆天改命之术,即便有圣灵珠的力量护阵,也必然会相应施加天威的压力!”林辰正色道:“海龙前辈,我知道你心有顾忌,可事已至此,已无退路。晚辈也不是在逼迫你,而是请你能够相信我!如果今日不能将海蛇族覆灭,那么以后等待你的便是来自海蛇族的疯狂报复!”

海龙又被林辰给说动了,叹然道:“唉~算是我欠你的,不过你说得也没错,若是此番没能压倒海蛇族,那以后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”

“前辈放心,晚辈必定鼎力相助,跟你同生共死!”林辰信誓旦旦,转运双珠,不断为海龙补充元气,增强战力。

吼!~

海龙怒吼一声,也是**了心的去对付海蛇族。

轰!~

延绵激震,海龙众兽凶猛怒攻,可惜有圣龙珠的力量护阵,堪称是铜墙铁壁,固若金汤,海龙众兽已经难以再撼动圣宫阵界。

“这可是我族的命脉啊!”诃罗却是心疼万分,恨然道:“等完成献祭大礼,今日所有侵犯我族之徒,都得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而正在跟天云上仙苦斗的海蛇王,感应到献祭大阵的变化,备感愤怒:“圣龙之灵!摩诃他们竟敢擅作主张,擅自启用圣龙珠!”

恼怒归恼怒,但海蛇王也很清楚眼下的形势,若是不动用圣龙珠的力量,整个献祭大阵必得失守。可这天威雷劫来势汹汹,即便是有圣龙珠护阵也未定能够坚守得住。

可恨!可耻!

想不到仅仅一个龙境武者,竟然会让海蛇族损失惨重,而且还得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。

嘭!~

林辰本尊,一刀暴斩,雷霆激荡。

但这一刀过后,林辰却是突然收手了。

“小贼!怎么不攻了?你不是很猖狂吗?看来你也不过如此,现在你就是想求活路,本座也绝不会再放你走了!”摩诃冷笑道。

“走?开什么玩笑!小爷我今日要是不拆了你们的破阵,还真是不走了!”林辰冷哼一声,感觉到摩诃语气中所透着的杀机,暗笑道:“呵呵,应该是到火候了,但你想要觉得真杀我容易的话,那就真得是大错特错!”

不由!

林辰暗暗备好一张龙符,虽然不知道龙符的威力如何,但作为法乌亲自送给自己的保命符,威力绝对不会让林辰失望。

如果摩诃真敢出手对付自己的话,也必然会遭到天威的限制与重惩,林辰又有保命符在手,当真是有恃无恐。

轰轰!~

天穹爆震,神雷滚滚,劫云蓄聚倍增,如天压地,整个海平面都似乎在沉沦下降。那如上古凶兽般浩大可怖的炽烈劫云,几乎都要遮盖住整片东海域。

“太恐怖了!”

“是啊,怎么感觉第八重比起第七重雷劫的威力,两者增幅跨越得未免太大了吧?”

“难怪说无人能够熬过九阳雷劫,这分明是要毁灭一切啊!”

……

众人满脸恐色,噤若寒蝉,惶恐步退,不敢再轻易靠近海龙岛。

可别说,就是剑飞扬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暗惊道:“这第八重雷劫的威力未免提升得太夸张了吧,就是连我也未定能抗得住啊,看来这位龙武者有危险了!”

“兄长,这还算是蜕凡之劫吗?”剑如诗亦是满脸恐惧,压力如山。

“应该是受敌阵影响,从而加重了天罚之力!”

“那他能承受得了吗?”

“他借敌阵渡劫,这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,敌阵虽可护他,但也会相应的施加天罚的威力。”剑飞扬倒是显得镇定了许多,笑道:“放心吧,异族一心护阵,就是天罚威力再强,他们也必定会不惜代价守住阵法!只要敌阵不破,他就能得到足够的保障,凭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相信还是足以应付的。当然,敌阵能不能守住又是另一回事了?”

轰轰!~

劫云翻滚,犹如无数的洪荒猛兽,咆哮不已,天地抖动,海天相接,似乎形成了恐怖的雷霆风暴,肆虐天地。

虚空破碎,法则断流,无数的炽烈雷芒,纵横贯穿天地,仿佛将空间一片片撕裂,乱如混沌,天灾地劫,呈现出末日浩劫般的光景。

没错!

在献祭大阵施加了圣龙之灵的防护之后,在加强对渡劫者的庇护之时,也同时触怒了天威,所凝聚的雷劫威能却是呈几何倍暴增。

那一刻!

当真是毁天灭地,就是万丈深海之下,亦是猛烈震动。整座海龙岛更是如同被亿万大山轰压,阵界强烈震颤,劲波涟漪激荡不绝。

轰轰!~

万丈雷暴,炽芒连天,天地间每一寸空间都被炽烈雷霆所吞噬,就像是有无数的猛兽在厮杀。威能浩荡,穿金裂石,卷动高天,沧海沉沦。

“好强!”

林辰浑身重沉,即便有仙阵庇护,亦能清晰得感觉到一阵阵强大恐怖的天威镇压而来,压得林辰身体有些僵硬,气血凝固。

第八重雷劫!

而且还是经过进一步强化的雷劫,终于让林辰产生了压力。

可就是这股压力,反而让林辰更为兴奋,自身战体也受到外在强大压力,不断激发潜能,强化战体,精炼脉气。

而且,在强大的天威轰压下,林辰感觉似乎来自于灵魂深处,隐藏已久一股神秘力量欲要爆发。让林辰感到浑身热血沸腾,似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,气势节节攀升。

摩诃看到这幕,在震惊的同时也加深了对林辰的杀意:“此子天赋逆天,潜力绝强,未来非龙即虎,威胁巨大。尤其是此贼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我族,甚至不惜性命代价,必定对我族怀有深仇大恨。若是今日让他逃出生天,他日未定祸害无穷,本座今日势必诛杀这小贼,一来永绝后患,二则也能如期完成献祭大礼。”

不过,第八重雷劫已然成型,摩诃只能先忍着心中的杀意。若是现在出手的话,第八重雷劫的威力必然会直接施加在摩诃的身上。

当然!

如果林辰守不住第八重雷劫的话,那摩诃自然也没必要再冒险了。

两者成败与否,就看这第八重雷劫了?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