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这一次,再听到“暴君”两个字,祝烽仍旧眉头紧皱。

但心头的业火,却似乎烧不起来了。

靖王府的人……

他想起来了。

他也想起来,在离开邕州的前一天晚上,在那已经空得只剩下风声的靖王府里,司南烟对自己说的那些话。

“皇上今后,能否不要——不要杀那么多的人?”

“皇上,这其中,一定很一些是无辜的。”

“担心皇上这样,会被百姓误会的。”

……

那个时候,这些话,自己根本听不进去。

现在,却一下子在耳边响起。

一声声,仿佛重锤一般击打着他的心。

mio公园秋风里显纯真

再低头看向满面是血,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狂笑不已的丽云,想起这些天后宫经历的一切,甚至德嫔,从小到大陪在自己身边的人,差一点死在这一场疫病里。

难道……

真的是自己错了?

只这样一想,他就拧紧了眉头。

这时,丽云又说道:“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,你当然不会管我们这些黎民百姓过得有多苦,你只要自己舒服就够了。你杀了我家,今天,我也把你关心的人,杀死在你面前!”

try{tent1();} catch(ex){}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