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王可可越是这样,盛诗缘越是以为对方在生气,而讪笑在她眼中,也变成了冷笑。

使得她连忙解释道:“画怪先生你别生气,是我管教下属不严,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计较,我代他给你道歉。”王

可可看了眼李不凡,让这个煞星给自己道歉,这不是开玩笑呢么!

使得王可可有些紧张的摆了摆手,笑容不自然道:“不用不用,真不用!”盛

诗缘见状,还以为王可可是想要李不凡亲自道歉,使得她颇为恼怒的瞪了一眼李不凡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没看到画怪先生不接受我的道歉么?你还不痛快点给画怪先生道歉,让他原谅你的不敬!”李

不凡嘴角一抽,自己这向来精明的老婆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呢,王可可什么态度,没看出来?!

使得他看向了王可可:“我有对你不敬么?”“

没有。”

“我有得罪你么?”“

没有。”“

那用我道歉么?”王

可可咧嘴笑道:“开玩笑呢,我怎么敢让你给我道歉!”

绝色清纯妹妹大花红裙复古写真

“嗯?”不敢的潜台词,那就是需要,使得李不凡眉头一皱,眼神微冷。

吓得王可可连忙道:“不对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根本就不存在道不道歉的问题。”

盛诗缘直接愣住了,这什么情况,这可是华夏七怪之一的画怪,身份崇高,堪称当代丹青宗师!

可为什么这样一个极具社会地位的人,面对李不凡的时候,却是有种巴结讨好,以及畏惧的样子呢?忽

然间,盛诗缘觉得自己很傻,看画怪这样子,分明就是和李不凡认识,不仅认识,他还对李不凡有些怕。使

得盛诗缘回过神后,脸色古怪的看向了李不凡,这个混蛋,怎么还认识画怪呢?

你说你既然认识画怪,为什么不告诉我,搞得我就像个傻子一样!感

受到盛诗缘那充满幽怨的眼神,李不凡颇为得意的看了眼盛诗缘:“人家画怪都没说什么,你就多嘴多舌的让我道歉,以后把事情弄明白了再说话!”此

刻听到李不凡的数落,盛诗缘本就充满怨念的心,更是变得委屈无比,同时也很是生气:“李不凡,你敢说我?!”李

不凡露出一个无比嘚瑟的笑容:“我就说你怎么了,不服气么?不服气你也得忍着,赶紧跟我道歉,否则我这就叫画怪先生这就走!”让

你说我,让你逼我道歉,不知道男人是要面子的么!

盛诗缘心里又气又委屈,可她还不敢跟李不凡动硬的,万一这个混蛋真把画怪弄走了怎么办?自

己之前的努力,不就竹篮打水了么。对于天盛而言,也是一笔巨大的损失。可

是让她给李不凡道歉,她还说不出口。使得她僵在那里,眼巴巴的看着李不凡。王

可可在一旁看的暗暗咋舌,凡哥就是凡哥,以保安的身份,都敢去说总裁,只怕他是这个世界上,最嚣张,最肆无忌惮的打工仔了!

见盛诗缘一双美眸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李不凡也有些心软了,使得他伸手搂在了盛诗缘的肩膀上,更是凑在对方耳边笑嘻嘻的道:“这样吧老婆,我知道你要面子,说不出口,既然说不出,那就不用说了。”

听到这话,盛诗缘暗中吐了口气,这个混蛋,还蛮是善解人意的嘛。使

得一时间,盛诗缘的目光,有些感激的看着李不凡。可

就在下一刻,李不凡却是笑嘻嘻的道:“亲我一口,一切事我帮你搞定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叫王可可来干嘛,但以你这么精明,邀请他来那一定会给天盛带来巨大的利润。”

“不过,就算王可可来了,也未必会同意你的要求什么的。但这没关系,你老公我和他关系好着呢,你也看出来了,只要我开口,他就不敢不同意。”

“来吧,一个吻,换一笔巨大的利润,这买卖你只赚不赔啊!”说话间,李不凡还轻佻的朝着盛诗缘挑了挑眉。那意思似乎在说,来吧美妞,让大爷乐呵乐呵,保你不吃亏!

瞬间,盛诗缘眼神就冷了下来,同时,还抬起了脚,用足足六公分高的鞋跟,狠狠的踩在了李不凡的脚掌上。“

不用你,我自己也能搞定!”盛诗缘眼神带着倔强,不服输的道。李

不凡却是满不在意,还挑衅似得扬了扬下巴,更是因为疼痛冷哼一声,恼怒的道:“那你去啊,我看你怎么搞定的!”盛

诗缘瞪了一眼李不凡,没再说话,而是转头,看向了王可可,微笑开口道:“画怪先生,让你见笑了。我们进去谈吧。”

王可可有些发懵,看李不凡的样子,似乎跟这个美女总裁的关系有些不简单啊。使

得他迟疑的看了眼李不凡,似乎是在看李不凡是什么意思一样。见

王可可这个样子,盛诗缘心里一凉,但不达目的不愿罢休的她,仍然是笑容不变的开口道:“画怪先生,这次邀请,我是带着极大的诚意,我们先进去慢慢聊。”“

额……那个……”王可可有些心动,正要说什么的时候,李不凡忽然轻哼了一声。“

想好再做决定。”

王可可冲着盛诗缘讪讪一笑:“那个……还是算了吧。”

盛诗缘气的双拳紧握,这个混蛋,他是想存心看自己出丑是吧!“

李不凡,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盛诗缘脑筋急转,在李不凡耳边低声道:“你别忘了,天盛也有你股份,如果能促成和画怪先生的合作,你也会挣到不少钱!”李

不凡摊了摊手,显得装逼十足的道:“可我不缺钱啊!”

“你……”盛诗缘要抓狂了:“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让画怪和我合作?”“

我刚才说了的。”李不凡指了指自己的脸蛋:“亲我一口。”

盛诗缘定定的看了李不凡足足有一分钟,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,更是咬牙切齿的低声道:“回家的不行么?”“

回家就不止是亲了。”李不凡上下打量起盛诗缘那玲珑有致的身段,然后咧嘴一笑,笑的有些猥琐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