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祝烽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,头脑和身体里炽热的温度总算降下去了一些,再一抬头看见南烟扶着腰,挺着大肚子要下跪,立刻说道:“干什么!”

这一声,还残留着一点未及褪去的怒意。

又震得南烟一颤。

她抬起头来,再看向祝烽的眼睛,眼睛都有些微的发红了,自从怀孕以来,祝烽对她都是小心翼翼的,连说话都很温柔,更不要说大声呵斥她了。

突然来这样一下,的确让她有些惊怕。

就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,祝烽已经从桌后起身,大步的走过来拉住了她。

拧着眉头道:“谁让你这样下跪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是想让朕生气吗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这才抬头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:“皇上……”

刚刚那样,不已经是生气了?

草莓女孩粉蓝毛衣舔手指可爱图片

祝烽似乎也从她委屈巴巴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心里的话,气息又沉了一下,强压下心中的怒意。

才说道:“朕刚刚只是,只是——”

南烟小声的说道:“是妾惊扰了皇上吗?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的呼吸微微一顿。

他已经意识到,刚刚自己看到的,听到的,可能是曾经经历过的场景,薛运为他解毒,有一些记忆和感觉,似乎已经隐隐的回到了他的身体里。

但这件事,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

哪怕是南烟。

想到这里,他深吸了一口气,才说道:“朕刚刚好不容易睡着,又做了个噩梦,你就进来了。”

说着,牵着她的手将她拉到榻前桌下。

“没吓着你吧。”

此刻,他的口气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和,还轻轻的揉着南烟的手,以示亲昵。

可南烟一想到刚刚他抬起头,怒喝时的表情,如同一头咆哮捕食的老虎。

还是心有余悸。

轻声说道:“原来是做噩梦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知皇上梦到什么了,怎么会这么生气了。”

祝烽道:“刚刚那一下,朕也忘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是梦而已,无妨。”

南烟看了他一会儿。

梦……

她依稀还记得,自己还在当宫女的时候,为他上夜,就曾经看到他因为噩梦痛苦不已的样子,那个时候自己也是惊醒了他,被他一把拉到床上,差一点死在他的剑下。

会是当时那个梦境吗?

她想问,可又不敢问。

已经失忆的祝烽,不要轻易的去触碰他的记忆。

谁都不知道,若将他尘封的记忆释放出来的同时,会不会也释放出他身体里那个嗜血残暴的恶魔。

于是,南烟轻声道:“既然是梦,那就不要去想了。”

祝烽道:“嗯,不想了。”

说着,他伸手,将南烟轻轻的揽进怀里,而深邃的眼神中,还透着一点说不出的阴翳来。

可就在这时,靠在他怀中的南烟又是微微一颤。

祝烽蹙眉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迟疑了一下,才轻轻摇头:“没事。”

她靠在祝烽的怀里,一只手抚在他胸前,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明显的看到他的扣子,靠近脖子的第一颗,没有完扣好。

而在他的身上,散发着一种淡淡的,不易察觉的香味。

和上次的,一样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