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一眨眼,又到了傍晚时分。

在处理完了朝政之后,祝烽还是到翊坤宫坐了一会儿,大概一盏茶的功夫,就起身离开了。

这些日子,他没有减少来看南烟的次数,却减少了见面的时间。

要避免那一点走火的可能,毕竟,南烟的身子承受不住。

只是这个时候,站在翊坤宫门口,面对着眼前暮色下的风景,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,好像一下子,眼前都是空荡荡了似得。

他长叹了口气。

站在他身后的玉公公轻声说道:“皇上,是要再散散心,还是回去休息了?”

祝烽想了想,回到寝宫也是一个人,加上那么闷热,还不如再在外面走走,便说道:“朕再去御花园溜达溜达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玉公公揣着双手,跟了上去。

不一会儿,他们便到了御花园。

长发美女绿茵下的邂逅

虽然已经迁都,旧皇宫的很多陈设已经不如北平皇宫那么华美周到,但御花园却不同,仍旧是百花齐放,只要稍加修剪,和往日的风景仍然相差无几。

祝烽在花间小径上慢慢的走着。

说起来,他的性情也不是一头会去细嗅蔷薇的猛虎,对他来说,再好看的花也只是花而已,他看着也觉得好看,却不会去细品;不过今天,大概是比较闲散的关系,看着这些绚烂的花朵,闻着空气中淡淡的甜香,烦躁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。

他随口说道:“南方的风景,跟北方的,还是不同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见前面花丛后面传来了一个很轻柔的声音——

“我说了,没事的,放心吧。”

“娘娘小心啊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,祝烽的眉心微微一蹙,绕过前方的花丛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小径上小心翼翼的走着。

是康嫔冯千雁。

一见是她,玉公公正要开口,却见祝烽抬手阻拦了他,看着冯千雁走了几步之后停下,然后低着头,规规矩矩的朝着前方行了个礼。

祝烽站在她的面前,就这么看着她叩拜下去。

而站在她身后的含香一见到祝烽,立刻惊愕的睁大了眼睛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:“皇——”

“黄什么黄,含香,我的脚有点酸了,快过来扶我。”

冯千雁说着,但等了好一会儿,含香都没过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她诧异的抬起头来,却一下子看到祝烽站在自己的面前,顿时惊得睁大了眼睛:“皇,皇——”

祝烽看着她,伸出手。

她却完呆住了似得,就这么看着祝烽的手伸过来,傻愣愣的道:“皇——”

“皇什么皇?”

祝烽道:“你的脚不是酸了吗?”

冯千雁这才回过神来,急忙伸手抓住了祝烽的手,祝烽将她拉了起来,冯千雁一张俏脸已经涨得通红,心如鹿撞,嘭嘭的跳个不停:“皇上,妾不知皇上驾到,请皇上恕罪。”

祝烽看着她,说道:“你的脚不是受伤了吗?怎么还在这里走动?”

冯千雁低着头,轻声说道:“后天就是皇上开启大慈恩寺的大典,妾恐有差错,所以再来御花园中演习几遍。脚伤已经好多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妾怎敢欺君?”

祝烽笑了笑,放开了她的手。

一见皇帝放手了,含香也急忙走过来将她扶着,祝烽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,却听见冯千雁“咦”了一声。

祝烽回头看着她:“怎么?”

冯千雁指着祝烽的衣摆:“皇上的衣裳,弄污了。”

祝烽低头一看,原来是刚刚俯身扶她的时候,衣摆不小心落到了一旁的水池里,沾了湿哒哒的泥水,污了一大片。

祝烽皱了一下眉头。

冯千雁看着他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皇上,若不嫌麻烦,建福宫就在旁边,请皇上先到妾那里去歇歇脚,这衣裳交给他们,很快就能洗干净。”

祝烽沉默了一下。

然后转身往前走去,冯千雁看到他离去的背影,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。

刚低下头要叹气,却听见祝烽的声音传来:“不是要去建福宫吗?你还不带路?”

“……!”

一听这话,冯千雁惊喜不已,急忙跟上前去:“是!”

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,暮色渐渐被深重的夜色取代。

当他们走到建福宫的时候,周围已经一片漆黑。

但建福宫中却是灯火通明,走进冯千雁所居的右殿,这里布置得非常整洁,桌上摆着冰盘,一进去就感到一阵清凉,暑气尽褪,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茉莉花的甜香,让人非常的舒适。

祝烽看了看这个屋子,道:“你这里,倒是不错。”

冯千雁低着头,微笑着说道:“这里来的人少,所以清静。”

祝烽回头看着她:“你是在说,朕来得少?”

冯千雁一听,吓得急忙跪拜在地,惊惶的说道:“妾,妾岂敢?妾只是——”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只是——”

她吞吞吐吐了半天,终究还是大着胆子,抬起头来望向祝烽:“皇上今日前来,于妾而言,如梦如幻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起来吧。”

冯千雁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,抬头望向他,却见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只是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,展开双臂。

冯千雁愣了一下:“皇上……?”

祝烽垂眼看着她:“朕的衣裳,你不是说,要让人来给朕清理衣裳吗?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他这句话,蓦地意识到了什么,冯千雁顿时激动得脸颊绯红,连耳朵尖都红了。

她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,走到了他的面前,然后伸出颤抖的手,解开了他外衣的第一颗扣子。

像是被释放了一般,祝烽的脖子微微的动了一下。

喉结上下翻滚。

冯千雁脸颊滚烫,又解开了第二颗、第三颗。

虽然脱下外衣之后,里面还有一层衣衫,但毕竟是夏天,衣裳都非常的轻薄,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单薄的内衣下,他坚实的胸膛在微微的起伏着。

他的体温,如同火焰的温度,伴随着一种男性特有的味道,慢慢的熏染开来。

仿佛,将她包围。

冯千雁的手,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