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听见她这样抱怨,祝烽忍不住笑了笑。

说道:“这样吧,正好最近大小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,朕带你出去逛逛。”

南烟一听,眼睛都睁大了。

“真的?”

祝烽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:“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君无戏言,你是在怀疑朕的话?”

“不不不,”

南烟急忙摆手,笑着说道:“妾只是觉得,皇上这阵子忙得眼睛都顾不上合,竟然还有时间带妾出去——逛逛。不敢相信嘛。”

祝烽笑道:“这一批奏折已经送回去了,等下一批运过来之前,朕是能歇两天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再说,白龙城的事情处理完,朕也想给自己放个假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趁着他们去了白龙城,这边也要准备回京城之前,咱们就出去逛逛,看看这里的风景——下一次再要来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80后美腿幼师生活自拍图片

南烟笑着一拍手。

“好啊!”

就这样,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祝烽就真的利用空闲的时间带着南烟在罕东卫,甚至离开罕东卫出去闲逛。

有的时候,两个人骑马出去,一逛就是一整天。

不过,自然不可能是他们两个人。

哪怕祝烽再是艺高人胆大,甚至曾经在失忆的时候一个人甩下御驾孤身进入长清城,最后也是身而退,但也许,就是因为知道他这样的“前科”,陈紫霄特地派出了不少的人马跟着,并且还叮嘱了那些人,不管皇帝和贵妃去到哪里,他们都得紧紧跟随。

否则,一回都尉府,都要军法处置。

一连几天,两个人不管走到哪里,身后都有大队人马跟着。

后来,祝烽也说过,太多人跟着,坏了他们的心情。

结果,陈紫霄倒是减少了跟随了人马,可这么几个人更是如影随形,随时随地一回头,都能看到身后跟随的那几个亲兵。

连南烟都苦笑着说道:“真是,跟影子似得。”

祝烽也回头看了一眼。

道:“这个陈紫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朕都说了不用跟不用跟,他倒是好,连圣旨都敢不听。”

南烟听着又心软,只说道:“他也是担心皇上和妾的安危嘛。”

祝烽道:“难不成,朕还护不了你?”

南烟闻言,只嘿嘿的笑了两声。

两个人继续策马往前走,身后的人马自然也跟着,登上一处高坡,就看着眼前一片辽阔的风景,深秋的草原,早已经褪去了春夏时的深绿,入目所见是大片金黄色的枯草,风吹过,卷起一些碎草屑,呼啸着飞向天上,更让人感到一种浩大无垠之感。

南烟笑道:“果然,一地有一地的风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里的风景,绝非江南的杏花春雨可比了。”

祝烽指着前面说道:“那边还有好风景,想不想去看看?”

南烟一听有好风景,刚要点头,身后几个亲兵立刻策马上前,劝说道:“皇上,娘娘,今天已经走得够远了,再往前走,晚上回去天就要黑了。”

南烟一听,脸上就耷拉下来。

祝烽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但他想了想,却并不发火,只说道:“那行吧,就在这里看看风景便是。”

几个亲兵也在心里松了口气:“是。”

南烟转头看了他一眼,像是有话要说,但想了想,也没说。两个人继续骑在马背上看风景,刚看了没一会儿,一阵风迎面吹来。

“唔!”

祝烽突然轻哼了一声,伸手捂着眼睛低下头去。

南烟忙问道:“皇上怎么了?”

“眼睛,进沙子了。”

“啊?那,妾来看看。”

她说着便要翻身下马,祝烽立刻说道:“不用了,你带手帕了吗?给朕,朕自己擦一擦。”

“啊?哦。”

南烟闻言,便从怀中拿出手帕,递了过去。

祝烽伸手来接,可也不知道是他眼睛被沙迷了看不见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手一松,那手帕顿时被风卷着,吹出去好远。

“啊!”

南烟轻呼了一声,祝烽立刻说道:“快,快去,都去给朕追回来!”

跟他们身后的几个亲兵一听,急忙策马跟了上去。

可草原上的风又冷又急,那手帕又轻又软,不一会儿就卷着飞得没影了,几个亲兵策马狂奔了一阵,已经跑出好远。

南烟看着他们这样,突然感觉到了什么,转头一看,只见祝烽握紧缰绳,对着她道:“走!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快啊!”

说完,他已经一夹马肚子,座下的马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奔出去。

南烟立刻明白过来,也急忙甩了一下鞭子,策马跟上去。

可怜几个亲兵,追了半天才总算追上那一块小小的手帕,可等他们捡起来赶回到远处的时候,皇帝陛下和贵妃早已经连影子都没有了。

几个人顿时欲哭无泪。

“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“皇上——!娘娘——!”

凄惨的呼喊声在草原上传出好远。

而另一边,两个人一阵飞驰,像火烧屁股一样跑了大半天,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后那个土坡,祝烽才总算停下来,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南烟也跟了上来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皇上坏死了!”

这么说着,却又绷不住笑了起来。

祝烽笑道:“怎么?你不是想甩掉他们?朕帮你想办法甩掉了,你倒是来抱怨起朕了。”

“妾是可怜他们几个。”

南烟抖了一下缰绳,让马走到他身边去,说道:“他们这样回去,肯定要挨板子的。”

“等朕回去,一句话的事,打不了几下。”

“可就算他们没事,陈大人还不吓死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一次,只怕陈大人是要跟皇上死谏了。”

想起陈紫霄那一脸严肃,从来都是死死板板的模样,再一想他知道自己带着贵妃单独跑开,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,祝烽也大笑了起来。

一边笑一边说道:“就让他急一急,也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一个人太四平八稳的,都不像个人了。让他急一下,还有一点人气。”

南烟道:“皇上真是坏透了!”

祝烽反倒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过之后,南烟又问道:“皇上刚刚不是说这里有好风景吗?风景在哪里?”

祝烽笑着指向前方:“你看那是什么。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