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好说歹说的,他们几个人总算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大体跟叶诤说了一遍,让他相信,一切的事情都已经解决完了。

当然,眼前的一些事,没说。

比如那个军师龙霆云,还有他们妄图冲进都尉府劫走贵妃,这些事,需要等他再清醒一点之后,祝烽才能跟他商量。

此刻,祝烽只拍着他的肩膀:“你好好养身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外面的事,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叶诤却是一脸的羞愧难当,道:“都是微臣不好,太大意了,也只想着李来和薛灵的事情要保密,所以没有跟杨黛他们说清楚,害得皇上差一点就被他们蒙蔽了。”

祝烽道:“无妨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事情已经解决了就好。你好好的休息。”

说完,便对着汪白芷招了招手,两个人走到一边去,一看就是在问汪白芷叶诤的身体到底怎么样。

他们两走开了,南烟这才上前,微笑着说道:“还好吧?”

爱丽丝女孩

叶诤看向她,神情有些复杂的:“贵妃娘娘,你——还好吧?”

“……”

听他这么问,再一回想起刚刚见到自己的时候,他有些诧异的目光,南烟就想了起来,叶诤在离开京城来到沙州卫赴任的时候,自己还在冷宫,跟祝烽的关系也是非常的恶劣。

而现在,自己已经是陪在祝烽身边,两个人关系缓和了。

所以叶诤有些讶异,才会这么问。

南烟只笑道:“没事了。”

听她这么说,叶诤也松了口气似得,轻声说道:“娘娘今后的路,可平顺一些就好了。”

南烟笑道:“平顺不了啊。”

叶诤一愣,睁大眼睛看着她:“怎么?”

南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其实现在肚子也还不怎么显怀,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吃得太多长胖了的关系,她自己摸着的时候,能感觉到一点微妙的凸起。

笑道:“还有这个大坎儿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诤呆呆的看了她一会儿,突然回过神来:“啊?又中了?!”

“你——”

听他这话,南烟又是咬牙又是笑,恨不得揍他,而叶诤自己也感到这话不妥,挠着后脑勺嘿嘿直笑,道:“微臣口误,口误,娘娘勿怪。”

南烟瞪了他一眼。

叶诤又笑着看着她:“娘娘和皇上,好好的,就好。”

南烟也看着他,半晌道:“放心。”

眼看着他说了这么多话,其实都是强打起精神的,这个时候明显有些喘不上气了,南烟便让他好好的躺好,自己转身走到祝烽身边,就听见汪白芷说道:“皇上可以放心了,叶大人的身体底子还是很好的。原本臣预测那短暂的失忆至少要持续一段时间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果然是皇上天威庇佑。”

南烟听着,忍不住笑。

回想起刚刚叶诤的样子,哪里是天威庇佑,根本就是被祝烽给吓得回魂了吧。

祝烽也只轻咳了一声,又问道:“他的身体,何时能完恢复呢?”

提到这个,汪白芷皱起了眉头。

祝烽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汪白芷道:“这几个月的昏迷不醒,对叶大人也的确是有些损伤的,虽然他的行动不会受障碍,不过休息几天就能行动自如,但内里需要细细的调养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“这两年,怕是不能动武,也不好留在沙州卫这边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沉默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朕明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原本这一次来,也是打算将他带回去的。朕身边,还是离不了他。”

说完,他又对着汪白芷道:“行了,你下去,好好的给他调配调理身体的药,不论什么药,只管用。朕要他完好无损。”

“微臣明白了。”

祝烽又走回床边,叮嘱了叶诤几句。

他向来感情很少外露,但对着叶诤,又像一个慈父,又像一个严格的兄长,两种身份来回的切换,完没有障碍,叶诤也听话得很。

话一说完,冉小玉又走了回来。

给叶诤的饭食准备好了。

除了一些清粥小菜之外,最要紧的就是她手里端着的一碗热气腾腾,散发着浓郁米香的米汤,她直接走到床边,对叶诤说道:“这是滋补的好东西,你先喝一些,润润肠胃再吃。”

叶诤看了她一眼。

眼神显得有些复杂,不知道是不是回忆起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那流氓行径,耳朵有些发红。

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冉小玉道:“你端不动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诤试了一下,还真是。

他现在靠在那里坐着都气喘吁吁的,更不用提拿东西了,只能轻轻的道了一声谢,然后就着她手里的碗喝了一口,又一口。

南烟在旁看着,笑了笑,然后扯着祝烽的衣袖退出了房间。

祝烽道:“你——”

南烟笑道:“皇上,人家吃饭有什么好看的?赶紧回去吧,皇上你没吃晚饭,妾也还饿着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回头,看着她脸上狡黠的笑容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“你啊!”

说完,两人便一起转身往回走去。

等到吃完晚饭,天色已经完黑了下来。

经过了这一天一夜的折腾,南烟这个时候已经疲倦得不得了,吃着饭的时候眼皮都开始往下耷拉。

她问祝烽:“皇上休息了吗?”

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却说道:“不了,朕还要去书房那边,处理一点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上一批奏折还没处理完,但很快,又有一批要送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有,安息国特使也快要到了。”

对了,这才是最要紧的。

祝烽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安息国的特使,眼下热月弯的沙匪处理了,那他和特使的会面也就近在眼前了。

于是南烟道:“那皇上也别太累了,顾着身子。”

看她这样温柔关切,祝烽心中一软。不由得就伸手,想要摸摸她的脸。

但伸到一半,还是改成摸她的头发。

柔声道:“好好休息。”

说完,便转身离开了。

他刚走没一会儿,冉小玉又回来了。

南烟正躺在卧榻上打盹儿,看见她回来,可脸上却是沉沉的,不怎么愉悦的表情,便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