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“我不要!”

司慕贞吓得大哭了起来,道:“她怎么可以让我出家?那个狠毒的女人,她根本就是要报复我!我不要,我不要!”

“你还敢胡言乱语!”

顾亭秋不仅是恨铁不成钢,这个时候简直有些暴怒。

生在他们这样的家中,哪怕没有入仕,每天接触的也都是一些达官贵人,说话做事要慎之又慎,才能勉强保平安。

而现在,又成了皇亲国戚。

伴君如伴虎,这种情况,就像是每天都是在刀尖上行走。

一个行差踏错,就可能祸及亲族。

可他的姐姐,和她教出来的这两个女儿,已经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将她们自己,和这几家人的性命视作儿戏。

他哪里还经得起再来一次?

这些人,又哪里还经得起再来一次?

火车道旁穿校服的马尾少女甜美写真

于是怒道:“来人!”

立刻有两个家丁走上前来,顾亭秋指着不断撒泼哭闹的司慕贞道:“把她给我关到房间里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她踏出房门一步!”

“是!”

两个家丁上前,拖着司慕贞下去了。

司慕云上前一步,看着小妹不断哭闹的样子,也有些不忍。

那毕竟也是他的妹妹。

可是——

他心里也很清楚,自己这一对亲姐妹,已经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危险,而刚刚顾亭秋话中也说得很清楚,司南烟甚至还在考虑他在朝为官,不能影响他的前途,所以没有严惩司慕贞。

这一回,是要彻底的,划清界限了。

而且,刚刚舅父的话,也说到他的心里去了。

司家原本是名门望族,自己的父亲和大伯父,乃是无双国士,自己就算达不到当初他们那样的高度,也不应该目光短浅,自甘堕落。

他看着外面的夜色,听着夜色中凄厉的哭喊声,慢慢的远去。

终于长叹了口气。

这时,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上。

回头一看,是顾家兄弟顾以游,和佟家兄弟佟斯年,两个人走在他身边,轻声说道:“慕云,想开一点。”

“是啊,贵妃娘娘好歹保了她一命。”

司慕云沉沉的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。”

这时,顾亭秋又说道:“慕云。”

他立刻转身,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舅父:“舅父。”

顾亭秋严肃的说道:“这件事,我会修书一封到老家,跟你母亲说清楚,这件事你也不要再插手——如果,你还想好好的做官,重振你司家的门楣。”

司慕云俯首道:“慕云明白。”

“你母亲若有什么消息给你,也要先告诉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嗯,下去吧。”

司慕云便和几个兄弟一起下去了。

等到他们走了,家中的仆妇将之前摔倒地上的杯盏碎片都收拾了,顾期青亲自捧了一杯茶送到顾亭秋的手中,轻声道:“父亲喝茶。”

顾亭秋发了一会儿火,的确感觉到口干舌燥,接过来喝了一口。

顿时,神清气爽。

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,见她娇俏可爱,又体贴孝顺的样子,大感欣慰,道:“刚刚吓到你了吗?“

顾期青摇了摇头。

她轻声说道:“也是期青不好。”

“嗯?怎么?”

“若不是女儿没有早早发现慕贞姐姐的意图,也不会有今日之祸了。”

顾亭秋笑了笑,伸手摸着女儿的头。

“你还这么小,不用如此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件事也是父亲没有考虑周,那个时候只顾着回去,却没想到她有这样的打算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幸好贵妃娘娘没有怪罪。”

说到这里,顾亭秋又看着女儿:“听说,娘娘好几次传召你入宫陪伴公主殿下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,没有胡闹吧?”

顾期青急忙说道:“女儿不敢。女儿自幼受父亲教诲,绝不敢有不轨之举。”

“这就是了。”

顾亭秋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爹也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只是还是免不了啰嗦你几句。咱们现在跟过去不同,皇亲国戚看起来尊贵,但尊贵的另一面,就代表着更多的危险。爹如今在内阁为官,有多少人盯着爹的错处,就有更多的眼睛,盯着你们的错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一个小小的不留神,就可能毁掉咱们几个家族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常在宫中走动,更要处处留心,千万不要行差踏错。”

“女儿明白。”

“更不要——”顾亭秋想到刚刚司慕贞的举动,眉头拧紧了一些,口气加重道:“更不要有攀龙附凤的心思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贵妃,不是人人能当的。”

“……!”

顾期青听着他的话,不由得呼吸一沉。

顾亭秋没有立刻听到女儿的应答,忍不住抬头看着她:“嗯?”

“啊!”

顾期青回过神来,急忙说道:“女儿……明白。”

顾亭秋这才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灯光下,顾期青的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,小声的说道:“父亲,女儿有些累了,想要先回房休息。”

顾亭秋道:“今天陪着公主殿下玩了一天,又出了这些事,也该累了。早点休息吧。明天早上不用过来给我请安。”

“女儿告退。”

“嗯。”

眼看着女儿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行了个礼,然后退到门口,转身离开,顾亭秋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自己的女儿越是贴心,他就越是为几个侄女糟心。

幸好,没有闹出什么大事。

也希望从今天开始,不要再有什么事影响到他们。

在顾家,一位臣子,也是一个父亲,总算是稍微放下了一颗心。

但在宫中——

作为他们的依靠的贵妃娘娘,南烟在夜色中行走的时候,一颗心却是忐忑不安,甚至每一步,都走得沉重不已。

提着灯笼走在前面的冉小玉不停的回头。

这一路上,她听到南烟已经好几次的叹息了。

问她要不要回去,她却又摇头。

不一会儿,两个人便走到了皇帝的寝宫,这个时候虽然夜色已经很深,但祝烽却还没有休息,寝宫甚至比平时还更亮一些。

也是因为这样的灯火通明,远远的,就看到寝宫门口站着人。

南烟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