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嗖!嗖!~

一条条毒蛇,在暴风海流中闪掠着,森瞳凛凛,四处摸索。

不错,正是黑蛇养得蛇蛊,拥有着极其可怕恶毒的蛊毒。

只要被魔蛇咬中,就会立马深中蛊毒,在中毒者血肉中迅速产卵。

以精血滋养,会在中毒者体内诞生无数的魔蛇,直到把中毒者的血肉榨干为止。

同时,魔蛇还能作为探路,进行方面搜索,追踪敌人的行踪。

林辰感知灵敏,对于修罗他们的能力也有一定的简单了解,已经隐隐感觉到有无数的魔蛇在海域中活动。

“这就是黑蛇的蛇蛊吧,果然是支庞大的军队,极大扩大了搜索范围。”林辰暗道。

“可以确定,四周只有一个魔贼活动。”血魔龙道。

“嘿嘿,修罗他们定是觉得我受了重创,才敢兵分三路扩大搜索范围,殊不知反而给我创造了机会。”林辰狡黠阴笑。

“这群魔蛇可不好纠缠,而且那魔贼的警惕心极强,要暗算他可不容易。”

“那就得看他会不会上钩了?”

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

“难不成那魔贼还会觉得你有价值?”

“当然,我竟然有足够的能力秒杀巫龙,他们必然怀疑我手上可能有异宝护身。”林辰面色深邃的笑道:“贪婪可非人的专利,魔人也是不例外,甚至更具野心。”

“那你就不贪婪?”血魔龙定是在翻白眼。

“贪!怎么不贪!只要是我想要的,就会拿命去争取!”林辰不可否认的笑道。

“好了,该正经了,要对付这魔贼可非易事!”血魔龙认真起来。

“嘿嘿,要是小子能给您老创造机会,你有几层把握对付?”林辰有意探血魔龙的底,自从隐龙盛会开始,血魔龙便再无出手了,心里可好奇着血魔龙的实力。

血魔龙岂会不明白林辰的心思,轻哼道:“小子,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的心思!你放心,本尊绝对不会比你差!”

闻声!

林辰双眼一亮,打趣道:“哈哈,就知道您老肯定有一手,那小子心里可就踏实了!”

竟然修罗他们都以为林辰是受了重创,才急于逃脱,毕竟林辰之前跟巫龙斗得那么凶,落下的伤也不是假的。

那林辰干脆就装到底,诱敌上钩。至于那所谓的蛇蛊,以林辰百毒不侵之身也未有放在眼里。

不由!

林辰故意泄露出行踪,而四周游掠的毒蛇,立马就捕捉到林辰的行踪。

但毒蛇也倒是狡猾,并没有攻击林辰,而是暗中监视着林辰。

同时,黑蛇也得到了蛇蛊传来的回应,阴笑道:“这狡猾的小子,还是被本魔给逮住了!”

旋即!

黑蛇身形一掠,像是化作毒蛇般,横掠海流,诡异接近林辰。

而林辰早就察觉到黑蛇的存在,暗暗一笑:“果然不出所料,暂时并未发现有其它魔贼,看来是想单独拿下我!”

敌不动,我不动。

在黑蛇未有出手之前,林辰也是按兵不动。

当然,竟然是负伤了,林辰逃走起来自然不是如此轻松,也一直无视黑蛇的存在。

黑蛇也倒是狡猾谨慎,一直暗中跟踪着林辰,细细观察,许久未有出手。

“修罗应该说得没错,就算这小子有什么护身法宝也是耗在巫龙身上了。而且这小子的伤也不是假的,一时的虚张声势只是为了脱逃而已。”黑蛇暗暗寻思着:“最重要的是,这小子的行迹极其古怪,怕是有不少的秘密,反正这小子都是死路一条,先拿下他占个便宜也好!”

想到于此,黑蛇手中现出一把布满蛇鳞的锋利匕首,闪烁着腥血森芒。

蛇魔匕!

是黑蛇独有的杀人机器,可附有蛇蛊剧毒。就像是条毒蛇般,只要被毒蛇咬了,那可就是致命了。

即刻,黑蛇召集所有的毒蛇,然后是群蛇出洞。

嗖!嗖!~

无数的黑暗毒蛇,凶凌至极的吐着长信,顺着暴风海流,纵横交织,呈网状般凶狠至极的笼罩向林辰这只大鱼。

“嗯!”

林辰故作惊惶,匆匆挥起龙刀,便见黑压压的毒蛇群,带动着狂暴的海流,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。

雷龙破!

林辰怒起一刀,雷霆凝聚长龙,咆哮而出,冲破滚滚海流。

轰隆!~

延绵巨爆,海流激荡,劲波肆虐,一群群毒蛇惨遭粉碎,四分五裂,但依旧有无穷无尽的毒蛇,交织缠绕而来。

林辰仓皇舞动着战刀,一边闪避,一边斩断毒蛇。

奈何毒蛇众多,怎么也杀不完似的,整得林辰有种应接不暇的紧迫感。

但林辰却能感觉到,黑蛇一直都埋伏在暗中,虎视眈眈,伺机而动。

要是林辰纠缠下去的话,必然会让人起疑,所以林辰立马有了逃生之意。

“破!”

林辰怒喝一声,狂龙一刀,雷霆之势,硬是杀开一条血路,正准备冲逃出去。

忽而!

一道鬼魅残影,宛若幽灵,毫无预兆,横空截住林辰的去路。

“桀桀,本魔早就等你多时了!”黑蛇邪恶阴笑,手起利落。

咻!~

一刀凌厉残芒,如毒蛇般游走,阴狠至极的掠袭向林辰的喉口。

快!准!狠!

绝对有了林辰的精髓,以快致胜,杀人于无形之间。

可惜,林辰早就对黑蛇有了防备。可以说从黑蛇一出手偷袭的时候,就已经是在林辰的掌控之中。

当然,黑蛇始终有所保留,攻势中也留有后路,可以说是攻守并济,林辰想要一招秒杀黑蛇根本不可能。

毕竟林辰可是有秒杀巫龙的实力,黑蛇怎么不得不防。

所以,为了诱敌深入,林辰忍着没有立刻反击,而是顺着黑蛇的攻势,惊惶提刀抵挡。

铛!~

金铁激碰,锋芒溅射,可黑蛇手中的蛇魔匕,却变得诡异柔软般缠绕了过来,进一步掠向林辰的胸口。

林辰目露恐色,仓皇闪避,虽然躲过致命要穴,可右臂却被划破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,刺痛无比。

同时,林辰能够清晰感觉到,一股股极其邪恶的剧毒,正疯狂侵蚀着他的血肉。

“啊!”

林辰惊叫一声,强行摆脱开来。

继而!

无数凶凌的毒蛇,又密密麻麻的将四方围得水泄不通。

“何方小贼,暗箭伤人!”林辰怒斥道。

“狗崽子,这么快就认不清你的主人了!”一道得意阴狞的声音响彻而起,在漫天毒蛇群中,黑蛇冷森森的隐现出来。

“是你这魔贼!狗鼻子倒是挺灵的,这么快就追上我了。”林辰阴沉着脸,试探性叫道:“竟然来了,于你同行的两条狗也该滚出来了吧!”

“呵呵,别把自己太把一回事,对付你一个残兵败将,于我绰绰有余!”黑蛇冷笑道:“还有,到底谁是狗,请注意你说话的分寸,本魔的脾气可不会惯着你!”

“难不成,你还能宠着我不成?”林辰讥讽道:“那我就直白告诉你,你比刚才那只废物还要废,不想死就滚远点!”

“哈哈!事到如今,还跟猖狂,装腔作势!”黑蛇大是不屑,阴笑道:“对了,你刚受了伤,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?”

闻声,林辰故作惊变:“毒!?”

“桀桀,现在醒悟过来也不晚,现在的你对本魔来说只是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而已,就没必要在本魔面前嘴硬了!”黑蛇阴笑道,一副掌控在手的得意感。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