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事情商议定了之后,自然便要安排越国国君休息。

陈比日苦劝李无裕就留在自己的庄园当中,毕竟他们早已经做好了接驾的准备,连院落都打扫干净了,可夏侯纠却冷笑着说道:“陈大人受了这么重的伤,大夫还特地嘱咐了你要静养,既然如此,我们这么多人留在这里,岂不是要打扰你休息吗?”

陈比日皱起了眉头。

李无裕也连连点头。他本也有些怕这个老臣,不是怕他别的,就是怕他在自己耳边唠叨。毕竟这一次巡游陡北镇,他也是想要出来玩玩,如果能看到什么美女,自然也是要收入囊中的。有这个老臣在,只怕自己又要被管了。

便说道:“大将军说得没错。陈卿,你还是好好休息养伤吧,大将军已经准备好了接驾的地方了。”

陈比日只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气得一阵咳嗽。

不过幸好,他一早就将自己的一个侄儿留在了皇帝的身边,正是提防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夏侯纠离间他们的君臣关系,抬头看了陈文枭一眼,只见陈文枭轻轻的点头,示意他无妨。

于是,陈比日趴在枕头上,咳嗽着说道:“那,老臣就恭送陛下了。”

一行人便离开了他的庄园。

陈文雄一直将他们送出了大门,等到车队消失在长街尽头之后,他才匆匆回到了园中,只见陈比日正从床上起身,形容动作已经不似刚刚在李无裕等人面前那么虚弱,抹了一把脸之后,脸色也没那么苍白,只是阴沉得吓人。

他狠狠的说道:“这个夏侯纠,老夫迟早有一天要将他碎尸万段!”

说到激动处,又咳嗽了起来。

吊带美女小露香肩美肌修长美腿居家写真图片

陈文雄急忙坐到他的身边给他拍后背顺气,然后说道:“叔父不要生气,小心身体。”

陈比日咬着牙道:“我怎么能不生气。这一次老夫差一点连身家性命都搭上了,若如此都还不能让两国开战,那等将来两国的联系更紧密的时候,就更无法撼动夏侯纠了!”

陈文雄道:“叔父别急,陛下不是也说了吗,要让炎国人给咱们一个交代。”

“一个交代?”

陈比日冷冷道:“一个交代,又算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再说了,这件事还是让夏侯纠去办,他巴不得息事宁人。到时候不管炎国那边给出什么答案,他都会力劝陛下接受,那咱们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“那到不见得。”

“哦?”

陈比日回头看向自己的侄儿:“何出此言?”

陈文雄冷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:“叔父别忘了,陛下虽然是把这件事交给夏侯纠去办,可大哥还在陛下身边啊。”

陈比日道:“你是说?”

陈文雄说道:“叔父你想,我们说是要一个交代,但怎么样的算个交代?受伤的是叔父你,只要你不认,什么交代,不都不作数吗?”

陈比日眼睛一亮:“有理。”

陈文雄道:“刚刚在出去的路上,我跟大哥已经商量好了,这一次的事,不管炎国给出什么样的交代,我们都不轻易松口。况且,人本来就是死在他们的手上,只要我们咬死了人就是他们派过来的,他们也百口莫辩。到那个时候——”

陈比日道:“文枭是怎么打算的?”

陈文雄道:“我和大哥的意思是,最好能够促成两边会面。”

“会面?”

“不错,”

陈文雄压低声音道:“叔父你想,好不容易他们炎国的皇帝和咱们越国的国君都到了这个地方,若不见个面,那岂不是辜负了两位?”

陈比日顿时明白过来。

他忍不住笑了起来,一边笑,一边连连点头道:“有理,有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等到双方会面——要什么事,闹不出来的?”

陈文雄道:“正是这样。所以这一次,只要等到大哥在陛下面前使使劲,这件事一定能水到渠成的。”

陈比日笑着点头,道:“也幸好当初老夫将文枭留在了陛下的身边,要不然,这件事也没那么容易成事。”

陈文雄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立刻说道:“总之这件事,我们会办妥的。”

陈比日点了点头,正要躺下休息,突然又想起什么来,道:“今天跟着陛下来的那个女人——”

陈文雄道:“那个美人叫胡媚儿,是去年的时候炎国那边送来的,夏侯纠将她引荐到陛下的身边。这个女人很有手段,她到了陛下身边之后,之前受宠的那些人都失了宠,陛下连巡游都带着她。”

“是夏侯纠引荐的?”

陈比日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道:“那她刚刚怎么——”

虽然事情并没有达到他们预先设想的结果,但幸好是这个胡媚儿提了一句“交代”,才让他们的计划有继续实施的可能。这个女人既然是夏侯纠引荐,又是炎国那边送来的,怎么会帮他们呢?

陈文雄道:“想来也就是个没脑子的,在陛下跟前瞎胡闹罢了。”

陈比日想了想,道:“还是要留神,在这个时候,陛下身边的任何一点情况我们都要掌握清楚,大事往往毁在小事上。”

陈文雄道:“我明白,这件事大哥会留意的。”

陈比日这才点点头,累了半日,他也有些倦怠了,便躺下休息起来。

而另一边,李无裕的车驾到了另一处庄园,是夏侯纠早就准备好迎接圣驾的地方,这里正居闹市,四通八达,不过提前就让人做好了准备,周围不再放任何行人通过,李无裕带着人高高兴兴的进去了。

等到稍事安顿之后,夏侯纠便要准备去完成李无裕交代的事,问炎国人一个“交代”。

但他没有立刻出门,而是走到一处长廊上。

不一会儿,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走了过来,不是别人,正是跟在李无裕身边服侍的胡媚儿。

李无裕一刻都离不开她,这个时候还是刚刚安顿好,她哄了半日,李无裕躺下休息了,她才得空出来。走上长廊便看见夏侯纠面色不愉的看着她,微笑着行了个礼:“大将军。”

夏侯纠沉声道:“你刚刚,什么意思?”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