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花含烟扔掉雪茄,笑容灿烂道:“这你就说错了,我有男朋友,而且他非常爱我,还跟我一起来燕京了,昨天张悦都见过了。”

一说起李不凡,张悦的脸色,立刻难看起来。他

刚要说什么,就听花含烟低声道:“张悦,你别忘了,你现在的命,都是我凡哥的!”

想到李不凡的录音,张悦就郁闷的要发狂,看着花含烟也更为来气了,这让他忽然觉得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,都要让花含烟成为他的女人,这样就能报复李不凡对他的羞辱了!

“什么,你有男朋友了?”这一刻,张浩然的脸色终于变了。花

含烟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对啊,和我一起来燕京,就住在我姥爷家,你不信问我姥爷。”

想利用我,看我不坑死你的!说

完,花含烟懒得再继续待在这里,无比潇洒的起身离开了。战

无双是彻底颜面尽失了,看着花含烟的背影,目光如同毒蛇一般无比怨毒!“

无双兄,你不觉得,你该给我一个交代么!”“

之前你可是说了,你这个宝贝外孙女,是水然的孩子,性格也像极了水然。当年我就很喜欢水然这孩子,才在没见面的情况下,答应了这门亲事,而这完就是因为对你的信任。”“

可你,却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!”张浩然脸上虽然带笑,但却充满了寒意:“你说,这事怎么办?”

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

战无双沉吟片刻,也没有解释什么,反倒大方承认了。“

是我不好,之前怕照实说了,你们不同意这门婚事。张兄,这件事我办的不地道,你想怎样,我战无双都不会有丝毫怨言。”“

只要能让张建给我看病,给我研究一种能让我康复的药,我一切都听你们的!”

没等张浩然开口,张悦目中带着报复一般的光芒,嘶声大吼道:“我要花含烟,我要这个女人,我一定要让她乖乖的上我的床!”“

你个没出息的东西,那种女人,能是你碰的么?没看到人家一拳把桌子打成什么样了?”温岚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再说了,这么野蛮,跟个母夜叉似得,还是个不干净的身子,她怎么能配得上你?你别忘了,你可是张家的大少爷!”忽

然,张浩然冷笑道:“这种女人,的确不配做我的孙媳妇,但小悦喜欢,还是可以做小的。”

做小,说白了,就跟古代妾室一样!

“无双兄,给你十天时间,如果你做不到的话,你也就不要想着让我儿子给你治病了。当然,如果你能让你的外孙女,答应给我孙子做小,并且把她手中产业百分之八十都转在我孙子名下,我立刻就让而我儿子给你治病!”

十天时间,只要在这期间解决了李不凡这个古武者,就不信制不服这个野丫头!“

好,我答应你!”…

…燕

无情办公室。“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……”轻

柔的声音,带着无尽的落寞和思念,让人听了,就有股潸然泪下之感。尤

其此刻,燕无情面对空空如也的墙壁,那瘦弱的背影,也透着孤独和悲凉。同时,还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和高贵。仿

佛这一道背影,就足以让百花失色,日月无光,便是绝代佳人,也要自惭形秽。

就在这时,办公室外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,将燕无情的思绪,拉了回来。

燕无情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,恢复正色,这才开口道:“进来。”门

开了,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。这男人路人脸,浑身上下,没有丝毫出奇的地方。

不过,在他看到燕无情的一瞬,哪怕是背景,目光中,也立刻闪过一抹惊艳和痴迷的神色,但在下一刻,他就低下了头,恭敬道:“老板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燕无情紧张而又期待的问道:“方奇,怎么样?打听到了是谁买走了那幅画么?”

“抱歉老板,拍卖方说……对方是匿名购买。”燕

无情皱了皱眉好看的眉毛:“匿名购买……?”在..

慈善拍卖会买东西,都是做善事,这年头做好事不留名的,不是没有,但太少了。尤其是拍卖会上,更是不可能有人会匿名的。

“怕是在昨天,白清寅就跟拍卖方打好招呼了,不管谁购买,都不准让对方将购买之人的消息透露出来。”燕无情美眸中带着执着:“继续找,如果从拍卖方那里打探不到一丁点线索的话,就从当晚一同参加拍卖会之人身上找!”方

奇点了点头:“好的老板。”

在方奇离开之后,燕无情无力的靠在椅子上,美眸流光溢彩,带着希冀:“凡尘,会是你么?”

可随即,燕无情摇头苦笑,声音中透着痛彻心扉的哀伤:“怎么可能是你呢……,当年,我亲眼见到,你被打下了万丈悬崖……”…

…此

刻,身在一间格调清雅安静的酒吧中,李不凡也是面露落寞,眉宇间充满了哀伤,目中更是透着一抹追忆,嘴角挂着淡淡的苦涩笑容。

“李少,你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,虽然我不能帮你分担,但你说出来,也会好一些。”

“懂诗词么?”

战凌风一愣,茫然的点了点头:“略懂一二,怎么了?”“

那我给你念首诗吧,是我的故事,也是我的悲伤所在。”

李不凡喝了口酒,声音低沉而又沙哑,如同一个红尘孤寂的浪子,在吟唱着内心中的秘密:

一缕青丝扶风飞,一

抹浅笑痴颠累。一

心情钟不言悔,

一笔丹青现妩媚。

一遭变故血凝泪,

一别生死难相会。一

入庵门命垂危,

一心苦练斩白鬼。

一树吐绿千山翠,

一季凋零入秋水。一

梦年少失几岁,一

眼境迁世事非。

一樽浊酒恣意醉,一

卷诗骚攒余悲。一

曲寒笛奏心碎,一

弯冷月祭青梅。

也不知道是诗的原因,还是李不凡的声音,或者是他身上的哀伤,使得这首诗在他念来,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悲怆之感。令

得整个酒吧的气氛,都被悲伤填满。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