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南烟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道:“知道你拳脚功夫厉害,不过,如果将来你成亲了,生了孩子,难道也不做吗?”

这话一出,冉小玉的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立刻道:“娘娘胡说什么!”

南烟笑着看着她,道:“这又怎么了?你都敢当面去找叶诤了,难道这话还怕我说?”

冉小玉瞪了她一眼,才道:“可你说生孩子什么的——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

说着,捂着脸走到一边,将剪刀放回去。

她虽然转过身去,但耳朵还是能看得到,红到耳尖了,南烟嘿嘿直笑,但笑着的时候也不由想起来,祝烽之前跟她说过的话。

为了保证自己的安,为了孩子,冉小玉和叶诤的事,没这么快。

哪怕他们两和好了,他也不会允许他们太快结合的。

这样一想,她的心里又有些沉甸甸的,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,再一抬头,看见冉小玉倒了一杯热茶走过来放到她手边,低头一看,是菊花茶。

“这是——”

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

“娘娘这么晚了还做东西,对眼睛不好的。菊花明目呢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没想到,她这么细心。

冉小玉蹲到南烟的身边,看了看她手中那个小小的肚兜,然后轻声说道:“娘娘也不要老是催着奴婢,虽然奴婢是喜欢叶诤,也想要跟他在一起,但在娘娘的事情结束之前,奴婢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对我来说,娘娘比谁都重要。”

“……!”

南烟的心一跳,转头看向她:“小玉……”

冉小玉说道:“这一次,彤云姑姑和念秋他们过来,带来的消息,奴婢听着,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,但奴婢觉得心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娘娘这一胎,关系重大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管娘娘和皇上对他有什么期望,奴婢只希望娘娘和公主,还有这位——希望他是个小皇子吧,希望你们能平平安安的,这样,奴婢才能放心啊。”

“小玉……”

南烟只觉得一颗心都软了下来。

冉小玉对她的忠心,她其实早就明白了,当初被掳到倓国,她甚至孤身一个人千里迢迢的来寻她,这份情谊,就比那些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姐妹都更深。

而此刻她这话,才让她明白。

她不仅要保护自己,还要保护自己的孩子。

仔细想想,其实自己并没有为她做什么,但她却一路这样陪着自己,不论风雨,不惧艰险,人生能得一知己,此生无憾!

南烟伸手摸着她的手。

突然笑道:“我若是男子,还没娶妻,就娶你了。”

“……!”

冉小玉的脸又一红,咬牙道:“怎么就是你娶我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咱们比起来,还是我更像男子吧!”

南烟笑道:“可你动不动就脸红,哪有男子这么容易害羞的?还是我更像。”

“胡说!”

“真的,”南烟笑道:“你这样的,若真的入洞房的时候,只怕身都要臊红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冉小玉急了,啐道:“明明就是娘娘你——自从嫁人之后,脸皮越来越厚了!”

说完一把甩开她的手,转身跑了。

南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过之后,又看了看手边那散发着菊花清香的茶,再摸了摸微微有些突起的小腹,柔声道:“这么多人护着你,这么多人关心你,你可要乖乖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管将来,有什么重任等着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只希望,你能喜乐平安。”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又是一个极晴朗的天气,天高云远,阳光照在那清澈的河面上,威风轻抚,流水潺潺,泛着无数粼光。

薛运一推开窗,就看到了外面优美的风景。

她外出的时候身边带着三个人,一个侍从和马夫,这两个人是安排到下人房中了。

只有一个贴身丫头叫云想的,在她房中。

云想服侍她穿上了从自己家里带出来的衣裳,将昨天莲心会馆的人奉上的衣裳换下了,挂到一边去。

薛运道:“还是自己的衣裳合身些。”

云想笑道:“不过,他们给的这套衣裳公子穿着也很合身,就跟量身定制的一般。”

薛运道:“你记得洗干净了还给人家,不要失礼。”

“奴婢知道。”

云想收捡的时候,又问道:“公子,这里还有黄公子给的那套衣裳,也洗了还给他吗?”

“……”

薛运迟疑了一下。

道:“这个,我自己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薛运走过去,看了看那件衣裳,心里出神,转身的时候不一小心就撞到了椅子的扶手,正好撞到腿上。

“哎!”

她轻呼了一声。

她的大腿内侧的皮磨破了,昨天让云想上了一点药,原本是不太影响走路的,但碰一下还是疼得厉害。

云想急忙上前:“公子,还要换药吗?”

“不用,很快就能结痂了。”

“那怎么还疼啊?”

“也没好得这么快的。不过不用担心,今天过了,就没事了。”

“可公子不是说,那位黄公子还想今天办完事,今天就要回他们的沙州卫吗?这样的话,公子岂不是还要跟那些大男人一样骑马颠簸?”

这芸香是从小跟着薛运长大,两个人知根知底的。

薛运忙道:“小声点,别让人听到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里毕竟还是在白龙城中呢,万一传出一点风声让家中的长辈知道,母亲的心血就白费了。”

“奴婢知道,”

云想轻声道:“奴婢只是觉得,公子太委屈自己了。”

薛运摇头道:“不委屈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知道,这是我自己愿意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,不管再难,我都不会退缩的。”

云想道:“奴婢也会帮助公子的。”

薛运这才笑了笑。

云想转头去做事,将他换下来的衣裳收拾好,又问道:“公子,那位黄公子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事?怎么感觉他们神神秘秘的。”

“怎么神神秘秘了?”

“今天一大早,天还没亮,奴婢就看到莲心会馆外面来了一队人,远远的看着那模样,像是西域那边的人。”

“哦?”

admin